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有一次  

2011-09-02 15:2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在临近黄昏的时候,我坐在飞机的窗边,向外看去,我们在平静而翻滚的蓝灰色云层之上。在天际遥远的地方,蓝灰的云层与金色的光相接,形成一道光彩夺目的金边,金边上有一个金色的球形凸起,那就是夕阳了。再远处就没有云,只有空空的布满余辉的金白色。我疑惑那远处是海,又疑惑那是天。

飞机下降了,隐隐害怕,忽然精神一振:“哎呀,我就算死了,也没有什么啊,死在这样的美景中!”
心就定下来。

此前好像没有具体想到过死。反正活着的时候不会死,死的时候也不会活着,日常生活中,只要过马路走斑马线,保持良好生活习惯,死这回事,好像也很难自己摸上门来。

而年少的时候,我们喜欢抽象地谈生论死。因为年轻,觉得死亡刺激、神秘、旷远,是天体里的黑洞那么遥远的存在。

大一第一学期的中文课,要求交一篇短篇小说,题材不限。我就编了一个女友投井而死的故事,自己还写得很感动,以为很特别,翻了大家的作业,才发现有一半写人死,另一半是写失恋。

所以成年之后,再看到那些动不动就死人的青春小说,心平气和。因为我们都是从这样的弱智时光走出来的。

年少的时候,我们以为有才华,就是会使用漂亮词汇的意思。现在读到许多年轻写手的文章,那么苍白的内容背负着华丽的辞藻踉跄而行,都觉得可以原谅。只有一直这样踉跄,还炫耀自己残疾的人,才是不可原谅的。

二十岁的时候,我翻译过一本采访录,音乐顽童塞尔日·甘斯布尔对记者说:“我妈妈去世了!我成了孤儿了……”当时觉得很好笑,因为他都五十岁了。

后来和一个五十岁的老师聊天,他说到母亲去世的场景,我也很震动。终于知道了,无论人年纪多大,没有了爸爸妈妈,就是孤儿了。

大多数人随年纪增长,也就渐渐成为孤儿。死亡是一件寂寞的事。真是千古寂寞,原来“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竟不是空话。

最近因为婆婆住院,过了一段难熬的日子。幸好她住院之后一直在好转。以前身边有好几个朋友的父母得癌症甚至去世,我也很替他们难过,但是,直到有了类似的担心害怕,才知道同情和“感同身受”不是一回事,唯一的“感同身受”就是自己也经历类似的事情。——我一点都不喜欢增进这种认识,因为它是以难过为代价换来的。

还有一些别的认识。比如自杀率最高的年龄段是青少年时期。拥有很多时间以至于不珍惜,为情死,为理想幻灭死,为考试挂科也可以死。可是到老了,人又吝啬起来。而在少年和老年之间,漫长暧昧的人生的飞地,人是活得匆匆忙忙,往往并不考虑死这回事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在和平年代,死神也并不暴烈,并不是倏然飞来用镰刀取人性命。他只是坐在床头陪你打扑克,打完了牌拢一拢,收收走,就这样。只不过大多数人虽然一直在输牌,在牌局结束的时候还是很意外!

死不仅仅是恐怖的。其实也是让人放松的。生活里有许多值得珍惜甚至贪恋的东西,但是生活的过程并不是那么好,而我们最操心,最纠结,最为之费神费力的,都是那些不好的不顺利的东西。诸受是苦,可是若剥夺了感受,就连一点点好的东西,也都察觉不到了。

这两天在读《这些人,那些事》,真的很好看。吴念真可以用很简单、很简单的笔,写一个很复杂、很曲折的故事。就像《道德经》里说:“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他的文字是简单空疏,就像个大白瓷碗,这个碗里面,盛放的是很重很重的生死。和那种少年人写的华丽哥特式生死,是鲜明的对比。

这篇日记我写了三个月了,陆陆续续,很难结。就这样吧!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