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博物志之七:用许多开头来写一个故事  

2011-06-15 14:3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给洛丽塔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年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往回想,这足见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洛丽塔,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洛丽塔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    
且说天皇时代,某朝后宫妃嫔众多,洛丽塔的母亲只是一更衣。出身微寒,却蒙皇上万般恩宠。另几个出身高贵的妃子,刚入宫时,便很是自命不凡,以为定然能蒙皇上加恩;如今,眼见这出身低微的更衣反倒受了恩宠,便十分忌恨,处处对她加以诽谤。与这更衣地位同等的、或者出身比她更低微的更衣,自知无力争宠,无奈中更是万般怨恨。她母亲朝夕侍候皇上,别的妃子看了自然都妒火中烧。也许是众怨积聚太多吧,她心绪郁结,便生起病来,只得常回娘家调养,不久竟积郁去世了,只留下不幸的洛丽塔。天皇伤心过度,无心照料,便将她托付给更衣的兄弟,一个寒微的小贵族抚养。    
曼查有个地方,地名就不用提了,住着一位贵族,这便是洛丽塔的舅舅。他那类贵族,矛架上有一支长矛,还有一面皮盾、一匹瘦马和一只猎兔狗。锅里牛肉比羊肉多,晚餐常吃凉拌肉丁,星期六吃脂油煎鸡蛋,星期五吃扁豆,星期日加一只野雏鸽,这就用去了他四分之三的收入,其余的钱买了节日穿的黑呢外套、长毛绒袜子和平底鞋,而平时,他总是得意洋洋地穿着上好的棕色粗呢衣。他迷恋武侠小说、网络游戏,成日里疯疯癫癫,对外甥女自然管教不严。一日里洛丽塔趁着他和风车开战,竟自己逃走去了科马拉。    
她去科马拉的原因是有人对她说,她父亲住在那儿,他好像名叫佩德罗·巴拉莫。    
在科马拉,尽管好几十万人聚居在一小块地方,竭力把土地糟蹋得面目全非,尽管他们肆意把石头砸进地里,不让花草树木生长,尽管他们除尽刚出土的小草,把煤炭和石油烧得烟雾腾腾,尽管他们滥伐树木,驱逐鸟兽,在城市里,春天毕竟还是春天。   
 然而,佩德罗·巴拉莫不在家。这老人独驾轻舟,在墨西哥湾暖流里捕鱼,如今出海已有八十四天,仍是一鱼不获。   
 洛丽塔困窘辗转,误入歧途,竟去拜访科马拉的巫婆。只听那婆子喃喃道:    
“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大灾难已经来临,我们处于废墟之中,我们开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栖息地,怀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这是一种颇为艰难的工作。现在没有一条通向未来的康庄大道,但是我们却迂回前进,或攀援障碍而过。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    
洛丽塔听罢,伏地战栗,求巫婆收她为徒。不久她便颖悟法术,干起那些正经人不齿的勾当来。   
洛丽塔长得并不漂亮,但是男人们为她的魅力所迷住时,就不会这样想了。她脸上有着两种特征。一种是她母亲的娇柔,来自法兰西血统的海滨贵族:一种是她父亲的粗犷,来自浮华俗气的爱尔兰人,这两种特征混在一起显得不太协调,但这张脸上尖尖的下巴和四方的牙床骨,是很引人注意的,她那双淡绿色的眼睛纯净得没有一丝褐色,配上乌黑的睫毛和翘起的眼角,显得韵味十足,上面是两条墨黑的浓眉斜在那里,给她木兰花般白晳的肌肤划上十分分明的斜线,这样白皙的皮肤对南方妇女是极其珍贵的。她们常常用帽子、面纱和手套把皮肤保护起来,以防受到佐治亚炎热太阳的暴晒。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女孩向我走来。她主动介绍自己叫洛丽塔,她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男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我就是这样认识了她。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我和她在一起,过着无法无天的日子。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今天,我妈妈气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说:“母死。明日葬。专此通知。”这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是昨天死的。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不然,你可能会触怒神灵,变成大红枣哦。”我真不该无心向洛丽塔透露这句话。   
 一天早晨,我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枣子。   
 多少年以后,当我面对春天的雨水,阳光和空气,我将会回想起躺在床上变成一只大红枣却还对洛丽塔充满欲念的那个遥远的早晨。    
六岁的时候,我看过一幅出色的画儿,是在一本讲原始森林的书里面的,那本书名叫《真实记事》。画儿描绘的是大蟒蛇正在吞吃野兽。而如今我失去了一切,却也看透了一切。我以阳光为生,用年轮写作, 生命的大蟒吞吃了我的欲望的野兽,可我还是无法忘记洛丽塔。    
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洛丽塔传》一书也。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