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博物志之六:论能指和所指的关系以及好玩的词  

2011-05-18 14:2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有个牛鼻子外国人,他发明了一套非常了不起的语言学理论,根据这个理论,能指和所指——也就是音响和概念——之间的关系是任意的。    
可是,我们知道并不总是这样。首先拟声词就不是任意的:哗哗!噼里啪啦!轰!汪汪!喵!呜呜!哇哇!   
 还有,像有的词需要压低嗓门、逼细了喉咙来说,不响亮,暧昧不清的,就会去表达“小”的、“低”的意思:    
次——品,  
细——鸡鸡,  
鄙——视你。    
而另一种大声说出来的响亮干脆的词,则会用来表达 “大”、“高”这样的意思:  
高昂——的歌声,  
慷慨——的情怀, 
 壮——哉斯言!荡——气回肠!   
 “小”、“低”、“细”类词汇和“大”、“高”、“壮”类词汇,发音上对比这么强烈。这种关系怎么可能是随意的呢?    
不光中文如此。法语中,Petit(小的),mignon(娇小的)都开口小,声腔狭窄,而grand(大的),vaste(广阔的)都开口大,响亮。   
 怎么能不怀疑,音和意义之间的关系,是有些朴素的逻辑在里头的。   
 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的祖先慢慢发展出语言,他们有的是时间制造音和意义之间的朴素而理直气壮的关联。   
 再比如,如果一个人招呼你:“吃饭!吃饭!”音节是响亮的,热情的,而如果是“喝酒!喝酒!”因为“喝”是闭口音,“酒”这个音又暧昧悠长,就有点诱惑的意思。  
  另外,你们注意一下,“吃”这个音发在口腔前部,而“喝”是发在喉咙里。模仿的是吃喝的生理机制。法语里的“manger”和“boire”、英语里的“eat”和“drink”虽然和中文的发音完全不一样,但也是前者音发在口腔前部,后者的音发在后部和喉咙。    
再说说好玩的词吧!我最喜欢的三个法语词是“河马”(hippopotame)、“花生”(cacahouète)和“猴面包树”(baobab),读音分别是“一波波大摸”、“嘎嘎乌爱特”和“巴噢巴噗”。    
初中上历史课,大家都很喜欢佛祖的名字“乔达摩悉达多”。当时有个很凶的女化学老师,不知为什么班上男生就给她起了外号叫“乔达摩悉达多”,简称“大馍”。    
在饭饭的《路上有惊慌》里面,她造了一条大街叫“库斯马库斯拉大街”。这也是个很可爱的名字!它的妙处还在于,每次我一眼扫过去读法都会变不同,会读成“拉裤子大街”、“库兹拉大街”、“裤子马裤”大街等等。    
我和老公以前看一部迪斯尼早期的动画片,里面有个老鼠城,在这里老鼠们都勤奋工作,除了三只小老鼠游手好闲。它们装成瞎子,唱唱跳跳地乞讨:  
Being totally blind, 
 We can not work!  
Be kind to give us a penny, 
 To buy a piece of bread! 
 这支歌我们俩到现在还常常哼,非常地清脆又无赖。    
我有一个普通的名字叫媛媛。我喜欢这个名字软软的在口腔气流回旋的读音。媛媛在睡觉。媛媛起床了。媛媛走在路上。媛媛在发呆。听起来就有种家常和安心。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