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博物志之二:猴面包树和面包树  

2011-04-26 17:3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猴面包树在初中地理课本里就有介绍,但很简略。后来再次给我深刻印象是在《小王子》里面:

“在小王子的星球上,就像在其他星球上一样,既有益草,也有害草。所以,既有益草的种子,也有害草的种子。可是种子是看不见的。种子沉睡在土壤的秘密之中,直到有一天,忽然奇迹般的,一颗种子苏醒过来。它舒展开身子,向着阳光,害羞地长出一棵无害的可爱的嫩苗。如果这是萝卜或者玫瑰的苗,你就任它生长。如果这是有害的植物,就该在辨认出来的时候,马上把它清除掉。在小王子的星球上,有一些非常可怕的种子……那就是猴面包树的种子。在这个星球的土壤里,这类种子多得成灾。然而一棵猴面包树,要是你清除得太晚,你就会发现再也清除不了了。它会占据整个星球。它的根钻透星球。如果这个星球太小,而猴面包树太多的话,这个星球就被搞得支离破碎了。”

 

博物志之二:猴面包树和面包树 - yuanyuan - 桃花石上书生

以上引自拙译《小王子》。不过圣埃克苏贝里画的猴面包树就像他画的吃大象的蛇,一点儿也不像。真正的猴面包树是这个样子的:

博物志之二:猴面包树和面包树 - yuanyuan - 桃花石上书生

猴面包树高度一般是十来米,不超过20米,树冠直径却可达50米以上,胸径可达15米以上(40个成年人拉手才能合抱),造型很像个剃平头的大胖子。它的木质像多孔的海绵,在雨季时就拼命地吸收水分贮藏在肥大的树干里,这样就能顺利度过旱季了。因为它含有大量水分,在干旱时,热带草原上快要渴死的的旅行者远远看到猴面包树,挣扎着爬过去,用小刀在树干挖个洞……就可以喝到水了!所以它被称作“生命之树”。

除了提供水源,猴面包树果实为长椭圆形,果肉多汁,既可生吃,又可制作清凉饮料和调味品。种子能榨出上等食用油。嫩叶是超好吃的蔬菜。叶片晒干捣碎后,又可做调料。果实、叶片和树皮入药,消炎、退热、治疟疾。树皮里还含有丰富纤维,可以制作绳子、乐器的弦、造纸原料甚至粗布。虽然木质轻软,没啥木材利用价值,但居民常把树干的中间掏空,搬进去居住,形成别致的自然“村舍”。也有做宗教用途的。有个传教士曾经看到一个大树洞里面停了二十几具尸体。总之,“啊,猴面包树,你真的一身都是宝啊!”

博物志之二:猴面包树和面包树 - yuanyuan - 桃花石上书生

这张图,是南非一个著名的猴面包树酒吧,就开在猴面包树的树洞里面。

在《我在路上捡到一只狮子》里面,我还很煽情地把对自由的幻想和猴面包树结合在一起:

“我在想:我什么时候可以挣够钱,买两张船票,带着它回它的老家去呢?
逆着金色的阳光奔跑,从猴面包树的树干里喝水。宛如初恋。宛如私奔。”


面包树则是另一种上天的馈赠。原产于马来半岛以及波利尼亚,如今因人类传播而分布玻利尼西亚、印度南部、加勒比地区等热带地区。面包果烧烤后松软可口,酸中有甜,味如面包。而且一年有八九个月结果子!许多热带地区把作为行道树和庭园树木栽植——这种树上长着免费午餐的日子多么美好啊!

凡尔纳在《海底两万里》中对猴面包树的种种做出了精确美妙的描写。其实他和我一样,压根也没吃过啥稀罕东西。甚至我吃过法国菜而他没有吃过中国菜。但这不妨碍他以最令人愉悦的方式描摹这种神奇的植物。对于一个能够深入海底和地心探险、能够制造大炮把人轰上月球的大师来说,这样的想象和描写,也就是他的课间小点心而已吧。

博物志之二:猴面包树和面包树 - yuanyuan - 桃花石上书生
 
以下摘自《海底两万里》。

偶然的意外满足了我们的心愿,使我们找到了许多可食的植物,其中一种是热带地区最有用的产品,它成了我们船上所没有的宝贵食物。我说的是面包树,在格波罗尔岛上,这种树非常多,我特别留心那没有核仁的一种,马来亚语管它叫“利马”。

  这种树跟别的树不同的地方是它的树干笔直,有四十英尺高。树顶十分美丽,作环形,由耳珠很多的阔大树叶组成,在一个生物学家看来,充分地显示出这是“面包果树”,很运气的是这树在马斯卡林群岛已经移植成功了。在团团的青绿丛中,垂下粗大的球形果子,约一分米大,外表凹凸不平,好像六角形。这是大自然恩赐给不产麦地区的有用植物,不用耕种,一年中有八个月都结面包果供应人们。

  尼德·兰很熟悉这些面包果。他从前在多次旅行中已经吃过了,他很知道怎样调制这种可吃的东西。所以看见这些果子,马上就引起他的食欲,他再也忍耐不住了。

  “先生,”他跟我说,“如果我不尝一尝这面包树的面条子,真要急死我了!”
“尝尝吧,尼德·兰好朋友,您随意尝吧。我们是到这里来获得经验的,那我们就试试看吧。”
“那费不了很多的时间。“加拿大人回答。

  他于是拿了火镜,利用阳光,把干树枝点着,火光熊熊燃烧起来了。这个时候,康塞尔和我选了面包树上最好的果子摘下来。有些还没有到足够成熟的程度,厚的表皮上蒙了一层白肉,但很少带纤维。其他的大多数变黄了,有粘性了,只等人去摘了。

  这些果子并没有核仁。康塞尔拿了十二三个给尼德。兰,他把它们切成厚片,放在红火上,当他切片的时候,总是说:“您瞧吧,先生,这面包是多么好吃呢!”
 “特别是我们很久都没有吃面包了!”康塞尔说。

  加拿大人又说:“甚至于可以说,这并不是平常的面包,而是美味的糕点。先生,您从来没有吃过吗?”

  “没有吃过,尼德。”
  “那么,您快作准备,来尝尝这别有风味的东西吧。如果您吃了不再要的话,那我就不是天字第一号鱼叉手了。·

  几分钟后,果子向着红火的部分已经完全烤焦了。里面露出白粉条,好像又软又嫩的面包屑,吃起来像百叶菜的味儿。

  应当承认,这面包很好吃,我很喜欢吃。

  “可惜这样一种好面团不能长久保持新鲜。””我说,“不然真想拿回船上去作贮藏的食品。”

  “真的吗,先生!”尼德·兰喊,“您是拿生物学家的身份来说这话;但我要拿制面包人的身份来作事。康塞尔,您去摘取这些果子,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带走。”
“您怎样把这些果子制作起来呢?”我问加拿大人。
“拿这果子的淀粉泥制成发面团,那就可以长久保存,不至于腐败。当我要食用的时候,到船上厨房里一烤就行,虽然有些酸味,但您一定觉得它很好吃。”


  评论这张
 
阅读(20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