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2011年的最后一天  

2011-12-31 17:4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晚上,有个老同学给我打电话,我们煲了四十分钟。我们今年五月份一起吃饭,之后也没有联系,老同学嘛,不一定天天腻在一块的。她说,她今年过得很不顺。她妈妈八月份去世了,她抑郁了好一阵。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我也觉得自己很不顺利,但是再不顺,也没有到这个地步,比起她的不顺来,我的不顺利就都不值一提了。既然不值一提,我就感到一种轻松——别人的痛苦,有时候对我们真是一种安慰啊。

原来“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事情是真的。电话那头她哭了。以前我从来没有体会过这句话代表的是怎样一种沉痛的感情。因为以前我小,爸妈只是很麻烦的管头管脚的人。但情势已经逆转。我这个同学,一直很乖,很被宠爱,她直到大学时候还会坐在爸爸膝头撒娇,婚后一直住在爸妈身边,在爸妈家吃饭。但是现在,她妈妈去世了。

咦,转眼我们就接过重担。咦,我们昨天还在宿舍睡懒觉,一起去爬紫金山,她失恋了我陪她在冬夜里乱走。怎么今天就要面对这么沉痛的事情了呢。

就算我想明白了又如何。生死事大,这样的寂寞和伤心,不是拿来说的。活着的人除去勉励自己保重,其他的,也无话可说。

有本讲时间管理的书,要读者列出如果只有三年,打算做什么。我有认真地列过。

所以,我的这一年,如果概括一下的话,那句话沈步渔说过,就是“想做的事,我没有做成。”

我是对自己有要求的,所以对自己也就有愧疚。希望来年,我可以过得更给力(虽然给力这个词过时了)。

还有,明年我要做个更给力的朋友。(虽然给力这个词过时了。)

时间过得这么快,这么猛烈,哗哗哗地淋了我一头一身,临到头来,真是不知道说什么,真像小时候每到期末都有的“啊就要考试了我还什么都没学啊”的紧张感。(对于我,这种紧张感是要伴随一生的吧!就算是死前,我也一定会这样想吧……很多事没有做完,很多想法没有实现……)

我对日常生活记录得不多,有一天慢慢翻看荞麦的博客,心想:“她把我们每次会面都记录了!原来我们一起高兴地度过这么多时光啊!”所以,好感动啊!麦麦,谢谢你!又想,其实,我这一年,是有很多美好时光的呢,只是我不去记录而已。

我前面坐着一个很可爱的同事。她因为从小家里阿姨烧菜很难吃,后来去加国读书又一天三餐以奶酪和巧克力酱果腹,所以对食物要求很低。哪怕在食堂吃碗面,也会眼睛一亮,抬起头来用很幸福的表情跟我们说:“好好吃哦!”

她的那种表情深深感染了我……从此以后,每当我吃什么食物,烧饼、黄桥烧饼或者汤包之类,还没开始吃,我就高兴地暗示自己说:“好好吃哦!”果然我的幸福感就大大增加了……

今早看到丁小云说:

“平心静气地过危险的生活,不断蜕变成更自由的自己。与此同时不断做减法,减到只做我想做的,不要我想要的。当然,我必须坦白承认,我心里还在打着这样的小算盘:如果我能做成我想做的,我想要的那些会不请自来。”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