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从前有一个故事,下面没有了。  

2010-12-01 13:31:34|  分类: 紧急逃跑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有一个故事,下面没有了。

也许作家才尽了,结婚了,去世了,甚至发财了,反正他没能把这个故事写完。这个故事残缺的程度究竟怎么样?是只缺一截小尾巴,还是缺了下半身?谁也说不清。只知道,这个故事,它下面没有了。它不像蜥蜴可以长出断掉的尾巴,不像海星可以长出被斫的腕足……何况这些尾巴和腕足,是原先就存在,DNA早已注定的,只是原样再长出来而已。而这个故事,它并不是一写出开头,就被注定了结尾,那结尾该长什么样,也没有任何人,包括作家本人,和这个故事,知道。

这个故事陷入了深深的苦恼,它的黑色幽默和悲观主义色彩因此愈发彰显,颓废得像个重金属摇滚歌手。但再接着它还是鼓起了勇气——故事中人性善的那一面给了它乐观。它决定自己去寻找那个结尾,它不知道结尾在何处,又是什么样,可是它想,等到它遇到那个结尾,它一定会知道的。

就像,龙遇到自己的眼睛,就像,一个人遇到对的那一个人。

拂晓,当鬼市刚刚开业,那些举止鬼祟的贩子就打着呵欠,用指缝嵌着黑泥的手,铺开一小块一小块颜色磨损暗浊的毡子,把沾着血污的前朝古董、南美走私来的雪茄和紫色羊驼毛围巾、前一天N伯爵家失窃的镶红宝石小刀、义乌产的非洲乌木雕像等等一一排开。许多好奇的人、失落的人、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的人、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的人,都在薄薄的悲喜莫辨的灰色晨光里,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孤单而又警惕地来回走动着,鉴别,比价,购买。空气中仿佛漂浮着故事的碎片,每一口呼吸也许要把一个传奇塞进心房,这个故事也徘徊着,寻找它的结尾。

当第一缕金色的阳光从冰冷的蓝色天空跌落,鬼市就匆匆收市,留下一地垃圾碎屑。阳光像冰块一样被响亮掷在图书馆的台阶上,这个故事又随着那些学子进了图书馆。在那里,书架整洁,冷冰冰而静默地伫立,一排又一排书在等待着被阅读,期待着把自己所蕴藏的故事倾诉给读的人;可是大多数书的宿命是被遗忘。那些风行一时、暂未被遗忘的书,大多数又只拥有完全不值得被读的故事。

下午,这个故事在田野里飞翔,跟着燕子剪风来去,掠过金绿色的树荫,土墙坍塌的村屋,呜咽辗转的小溪。它还遇到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的生命中也有缺失,却告诉它:“至少我拥有麦田的颜色。”

晚上,它来到城市纸醉金迷的角落,在那里,一个个交易正在上演,美艳的笑容奉献给丑陋斜视的目光,觥筹之间交错着玄机,春风得意的人高声大笑,醉酒呕吐的人泪流满面。

有时候它会去海上,想在嗜血而生的海盗船上找一个狂暴的结尾,可是当天空布满怒云,桅杆倾倒,海盗也在战栗和祈祷。在狂风暴雨、海燕尖声叫着掠过的大海之上,它只想用安静的词汇让自己靠岸。

还有时候它会去一个难民营,用它悲悯的内心,俯瞰那些饥饿和痛苦。一个像瓷娃娃般美丽的黑人小女孩躺在血泊中,苍蝇在她流血的小腿上如蝴蝶般萦绕。那些故事的碎片在它身边跳跃,就像光斑在蝴蝶的翅膀上跳跃。它来去如风,却两手空空。

繁华的市集、寥落的古道……春风催发一季相思、秋扇扑落最后的流萤……夕阳里数峰无语、风雪夜旅人独行……在零下二十度的长春,少女的口罩上蒙着白霜,在燠热的海南,人们带着盐津从湛蓝的大海回来……

后来,那个故事……它找到它的结尾了吗,就像,龙遇到自己的眼睛?就像,一个人遇到对的那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讲的这个故事是“从前有一个故事,下面没有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