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我那被污染的家乡——绩溪  

2009-10-13 16:32:45|  分类: 流水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庆回了外婆家,心情不好,到现在也没恢复过来。我外婆家在安徽省绩溪县金沙乡,听名字大家会猜想此处河里有金,确实如此,有个品味过低没有开采价值的金矿,所以没有国家单位来开采,但是前两年开始村里的能人开始动脑筋,现在河边就有了采砂和淘金的机器,成天介匡匡响。那条河叫做过溪河,从前是清澈见底的。现在呈一种诡异的绿玉色,里面有絮状物。乍一看似乎没有那些变黑变臭的河糟糕,但是如果你知道萃取金用的是水银或者氰化物,你就立刻会明白,这才真是一江毒水。我特地上网查了一下,这应该是用的“堆浸法”:“堆浸法是氰化法提金的一种类型,它适用于处理含金品位较低的矿石。主要优点是工艺过程简单,投资少,成本低。”氰化物,剧毒啊!——《名侦探柯南》里面98%的下毒犯都用氰化物!

也不知道能人们到底赚了几个钱,估计不算太多(村子里面经济状况谁也瞒不住谁),但是为了这几个钱,这条河算是村子的母亲河吧,他们毒死了母亲。

外婆家这个村子叫卅八桥村,现在自来水是引的山泉,喝水没有问题,可是村民还是会用河水来灌溉,更何况下游的人还是饮用河水的。这条河是往钱塘江流去的。我很气很怕,跟外公外婆说要向上面反映,可他们说自己老了,说也不中用。其实他们根本不上心。他们真的不大关心这个,自己又不喝,有什么关系?村民们都不是很当回事,他们更喜欢谈谁谁赚了多少钱,这一点更叫我害怕。眼前日日夜夜流淌的河水变质了,祖祖辈辈喝水、打渔、洗澡用的河,现在已经没人愿意去碰了,光赚钱又有什么用呢? 我外公说没关系,明年就好了,因为这段河滩明年就开采完了,下游河段的村子不允许他们开采,“因为钱没有谈拢”。

“绩溪”真是个非常美的地名,“绩”是纺织的意思,这里水网密布,如同织布,故名绩溪。真个是满目青山绿水,处处柳暗花明,古村落一个连着一个,山前白鹭飞,溪中鳜鱼肥。可是这次所见,所有河流都是被污染的,只是程度有轻重之分。另外因为中国的农村没有垃圾收集处理系统,农村是越来越脏了。路边到处都是红红绿绿的垃圾袋。我的心情是多么沉重啊,如果这就是发展的话!

作为胡core的老家,绩溪县就变成了经济发展的重点扶持对象,两条铁路、一条高速都拐弯来特地经过。高速公路就要从我外婆家门前,从旧国道的桥东侧跨河而过。而新国道就在桥的西侧。这路也实在修得太多了点吧?不知道明年这里是什么样子?我没有在高速公路边上住过,不好说,但想来也不会很安静的吧?

“家乡”这个词太美好了,长大后我就越发的近乡情怯,没事儿不敢回家。上次回老家已经是五年前,不是不想回家乡,而是知道我想念的那个“老家”,跟现实不是一个味儿。

这就像鲁迅的《故乡》里头写的,成年之后再回来看,许多东西变了,无论是人是景,竟已经不堪。童年的故乡是甜美的《社戏》,长大了就变成苦涩的《故乡》,鲁迅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作家,如果他面对的家乡,不仅人变了、人情味变了,自然环境也跟着变了,他又会怎么写呢?他面对一泓毒水,该说什么呢?他会不会也像艾青一样说“为何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也饱含泪水,因为我自己愚蠢无能、心如刀绞。

  评论这张
 
阅读(221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