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到里斯本看海(一)  

2009-08-14 14:31:54|  分类: 流水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3号下午18点40分,我跟恩旻乘坐机场大巴来到塞维利亚机场,和从巴黎飞过来的阿珂会合,在机场停车场取车,自驾去里斯本。阿珂早早向一个法国朋友借好了GPS。趁我跟恩旻去洗手间的当儿,她在停车场里装GPS。等我们回到车上,她平静地宣布:
“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
她这口气听起来不像太大的坏消息:没油了?丢钱了?……
她接下去说:
“这个GPS里面只有法国地图。”
这下子我跟恩旻可是彻底抓狂、大发雌威、呼天抢地了:
“真的没有西班牙葡萄牙地图你确信吗你借的时候难道就没有问清楚吗!!!”
“问了啊!问了很多遍啊!”
在巨大的打击、严酷的事实、悲惨的未来面前,我们仨呆了半响,阿珂终于从呆滞中醒来,爆发,悲愤地仰天长啸:
“法国人老是把事情搞砸!!!法国人老是坏我的事!!!我都已经很提防他们了结果还是栽了!!!上次……blablabla上上次……blablabla”
指靠着GPS,三个和尚没水吃,谁也没做功课看路该怎么走,连地图都没买一张,现在真是两眼一抹黑啊,怎么摸进如此遥远陌生的城市。
我们三个小强商量了一下,立刻一起去机场,挨个问租车公司是否可以租借GPS,答案是没有;不能上网查路,因为没有网、没有笔记本也没有iphone;没法上网下载GPS新地图,就算可以下载,咱也没有GPS的联接线;唯一正式的信息来源是机场问讯处,虽然西班牙人的英语古怪到简直像他自己发明的,我跟阿珂还是口干舌燥地问清了怎么上高速,恩旻则在一家同情心强的租车公司拿到一张小报大小的最简略的公路图。机场问讯处的女职员充满同情地对我们说,要到里斯本至少还要六个半小时,于是我们决定不再耽搁。
都说不打无准备之仗,可是在一场大仗面前,你也永远不可能真正做好准备,管他呢,三位勇敢的女性就这么上路啦,面对一场大仗……
19点20分我们开出停车场。我不会开车,恩旻正在学车还没拿到驾照,唯一能开车的是阿珂。方向感强的北京姑娘恩旻坐在副驾驶位置主管看路,我在后面也紧张看路。
按照机场问讯处的指示,去里斯本的高速是A49,首先要上SE20再转SE30再转A49,三个人都全神贯注生怕错过路口,身为路痴、坐在后面、不占主要地位的我也不例外,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稳稳当当地上了A49的光明大道(不但光明还强烈西晒呐,因为在朝西开),车里一片欢腾气氛。
我们租到的是一辆欧宝的红色小车,很适合女孩子用,之后几天我们就管它叫“小红”。在限速50/120的高速公路上,小红以140的速度霸住超车道欢快地跑着,因为我们想半夜前赶到里斯本,因为“我们是外国人,他们没法寄罚单的”(阿珂语)。(虽然阿珂是处女座,大事谨慎,让人放心,但之后几天为了赶飞机、迷路等原因一直高速行驶,不但危险而且巨费油,同学们请勿模仿,我们也不想再来一次了……)
西班牙的高速标识很清楚,路边不时就出现一块里程牌,告诉我们到葡萄牙的距离,看到这个数字在不断缩小,成就感不断油然而生。渐渐驶近一座壮观的白色斜拉锁大桥,过桥之后就是葡萄牙了。A49的路名换成了A22,路继续往前延伸。
我们仨在路边把车停下,吃点东西,稍事休息。风漫过平原,野地旷远,吹得人豪情万丈。三个人脸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谁能相信这三个女生一点准备都没,就这样摸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来了?紧张之后是过度反应的松弛,讲起笑话来都特别变态和大声。然而革命尚未成功,我们还有大半的路没有走呢。
我有一本小小的里斯本城区地图,过桥之后就埋头找酒店位置:“酒店在东北边,我们最好从东北边进城。”
进了葡萄牙之后,时速140的小红不断被超车,我们瞠目结舌,适应新形势,阿珂踩足油门,从140,加到160,180,小红再也不能跑得更快了,然而这时候还有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引起我们一片惊叹。对葡萄牙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国家的人都是开F1出身的么?这要在法国,所有开车的统统要去坐牢——包括我们自己。当然路况超级好,路又宽又平又直,车少,入夜之后,两边的标志被车灯一打就非常清楚。这条高速唯一的,也是极其重大的缺点,是葡萄牙人对路语焉不详,西班牙境内每隔一段就有的里程牌统统消失,西班牙境内每个路口都是很早开始标识,在到路口之前至少有两个标识牌,葡萄牙的标识牌往往只在路口有一个,时速180的我们很容易就晃过去了。阿珂聚精会神,全速前进,恩旻跟我睁大眼睛,努力识路。
葡萄牙给我的第二个惊奇是,它和西班牙之间有一个小时的时差!这是我们看了高速上两个时间显示牌之后才不得不相信的事实。(这个惊奇也证明了我们仨事先的功课做得多差……)
第三个惊奇,是我一向觉得葡萄牙是小国家,应该人烟稠密,来之后才知道完全不是这样。一路迎着夕阳西行,是非洲稀树草原般的荒凉景色,黄色的草地缓缓起伏,间或闪过一棵深绿色矮树,几乎不见村庄。如果此时路边窜出狮子羚羊,我都不会很惊讶的。
沿A22从塞维利亚西行到葡萄牙南部港口法罗附近,折而向北,转到A2向里斯本行进。此时路已经开了一半,三人快乐满溢,阿珂得意地说:“问讯处的人太小看我们了。”(当然人家说的是以正常速度行驶的时间……)
时间从傍晚到了夜间,虽然南部落日迟迟,十点钟太阳也下山了,唯天边一抹血红,照着稀树草原上几株矮树,每当驶到一个小山上,居高临下,俯冲,看眼前展开一幅难以置信的美景,又这样荒蛮原始,真觉得不似人间。
夜色降临,我们到一个休息区加油问路。喝热巧克力长了点精神,再次痛诉法国人的不靠谱:低效的行政,老犯错的学校秘书,一年到头出问题的远郊地铁……还有出借只有法国地图的GPS的塞巴斯蒂安!(后来几天每当走错路我们都亲切问候塞巴斯蒂安,估计他一定打了很多喷嚏)总之,“从来不靠谱,我一直都特别小心结果还是给坑了!”阿珂再次哀嚎。
此时距离里斯本只有120公里了,下面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进城。我在休息区翻了一张米其林地图,看到从里斯本进城有两条路,东北边是从A2转A12进城,我建议买图,这俩姑娘忽然小强精神发作,异口同声说地图太琐细了临时看没有用,还不如问路(后来发现这两人识图能力都不强,汗)。
后面一段路人更少,漫天都是星星,如此荒凉旷远。披星戴月,就是这个意思吧?
渐渐车多起来,城区近了。这时接近23点。我们仨都不由精神一振。下了A2,开上了A12。
一座美丽灿烂的白色大桥出现在面前。我说:“这是跨海大桥吧?”
她们俩说,也许不是。
在这座桥上开了十分钟之后,我们可以确信了,这是里斯本的跨海大桥。
我说:“我认识豆瓣上一个gg叫‘到里斯本看海’。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来过这里。我是真的看到了。”
在跨海大桥上,我们减速到140(当然还是贼快)。这时忽然,一辆车从我们左边掠过,但见一团灰影嗖嗖闪现并远去,别说这司机长啥样了,连车的型号颜色都没看清楚。“靠,外星人吗!”我们又惊又叫笑作一团。
下桥之后真以为胜利在望,岂料麻烦还在后头呢。
刚刚讲过,葡萄牙的路标不清楚。我们沿着A12往前开,越开越觉得不对劲,怎么没看到下到城区的标牌啊?地图明明标的是A12直插城区嘛。波尔图的标牌倒是出现了。再这么开下去,是不是就要开到波尔图了……高速是上难下更难,要是真的下不来,就哭都来不及了,大半夜的又人生地不熟,不能冒这个险。于是我们就把小红开下了高速。(后来才知道是下得太早了。)
下来之后,就发现来到真正的荒郊野外,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身处何方,梦游一般。唯一的解决办法当然是问路,问了一遍兜了个圈,还是糊涂,远远看到荒凉路边,昏黄路灯下,一家小杂货店,门口有些卡车司机在休息, 我们就把车停在左近,勤快的恩旻下去问路。问着问着,渐渐地,所有陌生大汉都围拢了她。说实话还挺担心安全的。过了十分钟,她拿着一张司机给她画的草图上来了,指挥说:“向前开,左转,前面圆环第一个出口。”又说:“他们都好热情啊!我用英语问他们问题,他们都用葡萄牙语回答两遍!当然,我完全听不懂。” 
就凭着这份草图,0点,我们战战兢兢摸进了城。城区的公交车站都贴着地图,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下车看地图,这时有一位葡萄牙活雷锋,一位令人难忘的帅哥,主动献身,哦不,主动现身,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指路。靠他的指引,我们总算没有再走冤枉路,并惊喜地发现酒店就在附近。(此后两天,我们一直不断为葡萄牙人热情的指路感动。)
0点30分我们摸到了饭店。我们仨都非常自豪,因为我们没多耽搁就上路了,这是需要勇气和行动力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安全顺利到达了目的地。谁说女孩子不能行路呀?其后几天我们又走了上千公里(并且基本是以180的速度,寒一下)。 
回家后查了线路,两地直线距离只有312公里,但是开起来满不像这么回事,高速要转一个大弯,而且上高速、下高速都太费时、也太费神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