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拿天堂交换雨伞一角  

2009-02-13 21: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Georges Brassens的《Parapluie》,反反复复地听。歌大意是说他看到一个没有伞的女孩,就冲上去为她打伞,开心无比,然而她到家了,高高兴兴和他告别,把他忘掉。调子简明欢快,Brassens的声音却稍沉郁,配得刚刚好。歌词很好玩儿,节译分享。

Il pleuvait fort sur la grand-route
Ell' cheminait sans parapluie

J'en avais un, volé, sans doute

Le matin même à un ami

Courant alors à sa rescousse

Je lui propose un peu d'abri

En séchant l'eau de sa frimousse
D'un air très doux, ell' m'a dit " oui "
街上下着大雨/她冒雨而行/我倒有一把伞/大概是早上从朋友那偷来的/

我冲上去救她/建议她共伞/她拭去小脸上的雨珠/神情温柔地,对我说“行”

Un p'tit coin d'parapluie
Contre un coin d'paradis
Elle avait quelque chos' d'un ange
Un p'tit coin d'paradis
Contre un coin d'parapluie
Je n'perdais pas au chang', pardi
拿雨伞的一角来换天堂的一角/她好像个天使/拿天堂的一角来换雨伞的一角/我可没吃亏

Chemin faisant, que ce fut tendre
D'ou?r à deux le chant joli
Que l'eau du ciel faisait entendre
Sur le toit de mon parapluie
J'aurais voulu, comme au déluge
Voir sans arrêt tomber la pluie
Pour la garder, sous mon refuge
Quarante jours, quarante nuits
我们走着,感觉多温馨/两个人一起听那妙曲/那雨珠从天降落/敲在伞上的声音/

我好希望,就像大洪水时候/看那雨没有穷尽/好把她留在我伞下/四十个白天,四十个黑夜
Mais bêtement, même en orage
Les routes vont vers des pays
Bient?t le sien fit un barrage
A l'horizon de ma folie
Il a fallu qu'elle me quitte
Après m'avoir dit grand merci
Et je l'ai vue toute petite
Partir gaiement vers mon oubli

可是真糟,就算下暴雨/路也会走尽/很快她的目的地/就成为我感情的障碍/她该离开了/对我热情道谢/我目送她小小的背影/高高兴兴忘掉我远去

 

我本来想要这首歌设置成博客背景音乐,没成功。这里有这首歌的视频,还带英文翻译的,请点击收看,你不会后悔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Qo7XotedPQ

 

Brassens也是年轻过的,每个人都曾经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但是出名时候他已经是个胡髭花白的叔叔,他在我心目中便始终是个粗犷又温柔的文艺腔叔叔。(话说这种文艺腔叔叔也是法国特产之一,当然意大利也有,但热情过头了——我最近去地铁站都要辛苦绕道,就是招惹到街角的意大利叔叔的缘故)


gb
 

这支歌里面唱到的女孩,用黎戈的话来说是“和黄药师他老婆一样,纯属摆设”,一个快乐心情的诱因和造物,一个可爱的petite,脸长脸短,个性如何,都没有关系。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风景画,一段小小的轻音乐。风动还是幡动?你心动。她只是一个心动,不是一五一十在那里。然而一心动,就是恋爱了。“恋爱,多少自恋假汝之名而行!”

恋爱总要伤心的,不觉得伤心,却有心情把玩,才是《雨伞》的高明之处。大概,长到Georges Brassens这样一个岁数,就可以云淡风轻,不在女性身上寄托太多的理想,喜欢就高高兴兴地喜欢,分开就只是淡淡惆怅。他们久经考验的人,他们折腾得起。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寓所附近的漂亮公园就是以Georges Brassens命名,法国人真是爱死他。我常常穿过公园去图书馆,天气晴好的时候,许多老头老太聊天、看小说、晒太阳,胖乎乎的小萝卜头在年轻妈妈紧张的注视下,摇摇晃晃地学走路。天气不好、心情孤寂、肚子又饿的时候,只会遇到脸色凝重一圈圈慢跑的人,和寂寞地咕咕叫着的鸽子,穿过公园心情很凄凉。

从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好风景。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戴望舒的《雨巷》也是类似情境,雨天,伞,美好的姑娘。他写这首诗是在23岁。再年轻的人,在这个五千年的老国家里面似乎都是老熟的,像苹果树上向阳一面暴晒过的苹果。一开口抒发诗情,哪怕用新诗来抒发,哪怕抒发的还是这么飘渺的诗情,都老气郁结,暮霭沉沉。仍然是“纯属摆设”的扁平女性形象,像古画里面的那些女人,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女性形体,腰像柳枝眉像远山姿态像荷花……什么叫作“丁香一样结着愁怨”??我知道我不该用这种科学精神读诗。照我看来,莫如说是,这丁香一样结着作者的自恋的姑娘罢。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这姑娘是“飘过”的……理想性质的,象征性的,意念凝聚而成的。也不过是一个心动罢了,她不是一个真正被爱上被欣赏的实体。(总归是男性更加自恋。)

 

施蛰存的名作《梅雨之夕》,也是说下雨天邀女性共伞,是现代小说史上心理小说的名篇。“东西据说是好东西,但我偏偏不喜欢。”我大声发言说。

在遇到这女孩、进入正题之前,小说中的 “我”已经絮絮叨叨了十一段、两千字之多,交代了自己之所以走路不是为省钱而是为雨趣(谁管你为什么走路?);之所以看公交车头等车厢下来的人而不看三等车厢下来的人是因为头等座就在眼前(谁管你看什么?);等等。

对于雨,我倒并不觉得嫌厌,所嫌厌的是在雨中疾驰的摩托车的轮,它会得溅起混水猛力地洒上我底裤,甚至会连嘴里也拜受了美味。” “当公事空闲的时侯,凝望着窗外淡白的空中的雨丝,对同事们谈起我对于这些自私的车轮的怨苦。下雨天是不必省钱的,你可以坐车,舒服些。他们会这样善意地劝告我。但我并不曾屈就了他们的好心,我不是为了省钱,我喜欢在滴沥的雨声中撑着伞回去。”“我并没什么不舒服,我有一柄好的伞,脸上绝不曾给雨水淋湿,脚上虽然觉得有些潮扭扭,但这至多是回家后换一双袜子的事。”读到这些句子我都替他寒窘,此地无银三百两,心思曲折幽微,小道羊肠。男人该粗的地方就要粗些,这么细是不堪的(“你们不要把这句话想歪了,我真底意思不是那样的”——我也学他此地无银一回呵呵)

及至共了伞,一路的亦真亦幻,忽疑忽喜,一下子扯到初恋,一下子扯到“我底妻”。“至于我自己,在旁人眼光里,或许成为她底丈夫或情人了,我很有些得意着这种自譬的假饰。”读到这句话笑倒。——什么,你觉得不好笑么?好寒窘的意淫啊。

既不能坐怀不乱,又没法得寸进尺,开口问人家不答,送到了人家又不请喝茶。怔怔站一回,目送她远去,最后奢侈一把,破例坐车回家。回到家看到“我底妻”,解释说迟归是因为和同事去了沙利文。

写得细并不就是细腻,人体骨骼肌肉详图并不就是素描佳作。写得长只是没有表达障碍,三百页政府工作报告未必真有内容。总算还写得老实,跟警察局交通肇事者的笔录一样一五一十。总算还是个人性样本,哪天叫孙未JJ剖析剖析,呵呵。

我如果是他的杂志编辑,这稿子我就退了。——什么?你说这样中国文学史有损失?那就损失好了。

 

对于《梅雨之夕》中这种暧昧男,我友黎戈有快语剖之:

有些人大概觉得是理趣盎然,耐咀嚼,我看了只觉得消化不良,象便秘。他的十句话,换成我,大概只要两句就足够了。比如青菜不如萝卜好,我会说:一,长的没喜感。二,吃的没快感。三,摸的没手感,四,综合一二三,吾取萝卜不取青菜。而此人大概会表达成“如果没有白菜的话,我大概会喜欢青菜吧,可是在我的记忆深处,还埋着一根萝卜……”。

大概中国式的发乎情止乎礼,大多就是如此罢,暧昧嘛,谁不会呢,没有爱的内核,就自然暧昧起来。

    前两天和几个朋友吃饭,一个画家非常享受自己的离婚单身生活。晚上十一点有个法国女孩打电话给他,温颜软语半天,合上手机,得意洋洋地说,他并不怎么喜欢她,但也不拒绝,“我们在巴黎嘛,不就是玩这个。”我说,你也知道是在玩暧昧啊,谁的绳子都不能扯紧罗,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当了真,半夜找上门跟她谈人生谈理想,人家可能就不理你了?他说“也是哦”。得色稍减。


    相比之下,我好喜欢
Georges Brassens的歌里面唱的:

我好希望,就像大洪水时候/看那雨没有穷尽/好把她留在我伞下/四十个白天,四十个黑夜

哪怕不能够,就这么单纯勇敢地想想也是好的。这世上有真诚的花心大萝卜,也有不真诚的柳下惠。一刻的真诚,总胜过一直的暧昧。

街角的意大利叔叔法语不好但个性痴勇,只会那几句法文情话就反反复复说到人头皮发麻。看到我路过必定要尾随到地铁站,每次变换一种花样真诚邀约。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但心里不讨厌他。这世上有真诚的花心大萝卜,也有不真诚的柳下惠。还是前者比较好,在我看来。


DSC08839-1

图为Georges Brassens公园。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