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花石上书生

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日志

 
 

西堤岛  

2009-03-04 18: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堤大概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小岛之一,自Clovis在此设立行宫,一千五百年来这是巴黎的中心。巴黎圣母院前面Parvis Notre-Dame广场上的那颗铜星,是法国所有道路的起点,所有的路都从此开始丈量。

 

西堤岛上最高也最有名的建筑,当然是巴黎圣母院,离拉丁区很近,我以前放学来逛过,一个周三的下午,里面也熙熙攘攘,世界各地的面孔。

 

周日早上的弥撒是八点半开始,我一早去,游人已经如织,座位外面有绳子拦着,一个样子和蔼又威严的老头问:“你信教吗?你是游客吗?”在任何其他教堂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直接坐下看弥撒就是。而这里游客太多,宗教活动要正常进行有点费劲。我说:“我还不是基督徒,不过我也许愿意信教。”他就给我赞美诗的乐谱,放我进去。

 

尽管游客进教堂来被庄严气氛震慑,声音都放低三分,但人多毕竟嘈杂。还看到一个同胞旅游团,一直在不停用闪光灯拍照,光闪闪的,我觉得很尴尬,仿佛是我自己做错事。

 

不过,一旦静下心来,嘈杂的背景衬托着就更显宁静。赞美诗的调子平缓,慢慢扬上去,老实,真诚,这样美的歌声,如果有天主,他一定在听吧。传统上是不是该男童领唱?这里是两个女性,年纪似乎也不轻,穿蓝色长袍。

 

记得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有篇《大克劳斯和小克劳斯》,大克劳斯把小克劳斯捆进麻袋要扔到河里,路过教堂他说“我累了,先进去听下赞美诗吧!”就把麻袋放在教堂门口进去了。小克劳斯在麻袋里唉声叹气,一个老头听到,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年纪这么轻就要见上帝了!”老头说“我想去还去不成呢!”于是就把小克劳斯放出来,自己代替他进了麻袋。大克劳斯出了教堂背起麻袋,说:“为什么变轻了?一定是我听了美妙的赞美诗,心情愉快的缘故!”

 

我听着美妙的赞美诗,眼睛渐渐噙满泪水,有一刻好想入教,但是我这样读太多书的怀疑主义者是不会虔信的,仅仅为喜欢仪式,这样不真诚。我很羡慕那些真的信仰什么的人——哪怕我暗地里也取笑他们。

 

到快十点,阿珂终于找到我。阿珂是个奇人,在巴黎住了七年,在西堤岛找巴黎圣母院居然还有本事迷路,如果前几天撞门撞青眼睛的人是她而不是我,大家是不会觉得奇怪的。阿珂有很多传奇,比如她曾单枪匹马打退两个抢劫犯,比如她那剧情狗血的十六区恋爱故事,再比如她拿一张中国驾照冒充记者证,混遍各大俱乐部看脱衣舞……我们俩养成每个月第一个周末——博物馆免费日——暴走的好习惯:12月是河滨布朗利,1月是罗丹博物馆和中世纪博物馆,2月她做论文,我则去卢浮宫暴走一天,转眼就到了3月,我们俩约好一起逛西堤岛。

 

我们俩绕圣母院一圈,就去参观la conciergerie古监狱。气氛阴森得很,关玛丽·安托万内特的小单间熙熙攘攘,挤进去看,末代皇后的蜡像着黑衣,披黑头巾,背对我们坐着,侧面看到一个很大很尖的鼻子,苍白的脸,吓煞人了,后来看她的画像,果真就是这么个长相。有人嫌Dunst演的末代皇后不够美,其实比起本尊来已经很美化。罗伯斯庇尔被处决前也在这个监狱关押过,现世报来得真太快了。二楼有一个小间刻着大革命中被处决的8700个人的名字,一走进去就很窒息。最阴惨的还是底楼的两面浮雕,是路易十八复辟之后为路易十六及其王姐设立的,走到此处,不是我通感吧——立刻觉得有血腥味。虽然游客不少,这监狱还是阴气太重,走出去才觉得可以畅快呼吸。我参观完就想,法国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历史上最残酷的时刻就这样拿出来展览了。一方面,法国大革命对近现代史的影响如此深远,法国人不是不骄傲的,另一方面,大革命的惨烈和非人道,他们也不掩盖。记得小斑说“法国是一个在文化上自信到傲慢的国家”,我大致赞同。 丫就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忌讳,没什么可遮掩的,啥都大大方方秀出来了。

 

(题外话:我们江南很多古迹,下面牌子上都写着“咸丰年间毁于战火,后于某某年重建”,其实就是太平天国毁掉的,但因为是个“进步农民运动”,就避讳着,不能讲。相比之下,我们这个国家的tabou太多了,累。)

 

古监狱是在皇宫路2号,市警察局在3号,圣礼拜堂在4号。进圣礼拜堂的安检比机场还严格,等我们进去才发现:这是因为,圣礼拜堂就在警察局里面!我们俩立刻惊叹,这也太神奇了吧!你可以想象北京公安局里面有个庙么!还是皇家的庙呢!

 

圣礼拜堂是我见过的装饰最精美的一个礼拜堂,阿珂去过伦敦,说英国的皇家礼拜堂根本没法比。和那些宏大朴素的大教堂像巴黎圣母院、沙特尔大教堂完全不是一个风格,这是一个极端华美精致的地方,没有裸露在外的石头雕像,从天花板到地面都是贵重的装饰,波旁家族的蓝底百合族徽和德·布兰奇家族的红底塔楼族徽交相辉映。我们俩在一楼就哇哇哇乱惊叹,忽然发现还有楼梯上去,原来这是一个结构特殊的两层的礼拜堂,二楼更加奢美,是存放亨利四世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圣物的地方,在过去只有皇族可以上来。大革命之后,圣物丢失,但圣礼拜堂仍屹立。做普通人,还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好,许多从前被独享的东西都变成了公共资源。

 

看完之后,我们打算回圣母院爬塔楼,心想中午了人肯定不多,不用排队,如意算盘打错,我们排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的队。终于轮到我们,很窄的楼梯,上去没两步,就到了塔楼中间一个卖纪念品的店,我们说:“这就到顶了?真要抱头痛哭了!等一个小时就来这么一个地方!”再绕两圈,发现还有盘旋上去的阶梯,继续向上,向上,巴黎圣母院的阶梯很古怪,踏脚面是凹陷的,我起先认为是为走路稳当而特意凿的,后来想,这是走了八百年的结果吧?爬的过程眩晕艰苦,阿珂哀号“没有电梯吗”。终于到了露台,“露台”这个词不太确切,其实就像和尚庙里的塔一样,外面的那道沿是很窄很险的。远眺,一一辨认那些美景,这一日,巴黎的天空是透明的浅灰色,浅灰色的天空下是青灰色的屋顶,我猛然发现,西堤是一座真正的“皇宫之岛”,这个岛上的建筑都是皇宫式的。在上海或香港这样的城市,街面总是精美,商店也金碧辉煌,但是房子都经不起俯瞰,高处往下看仿佛是一块块的伤疤和补丁。而巴黎,她经得住360度的挑剔。巴黎真美!

 

再往上爬是钟楼,石阶梯被木阶梯代替,吱吱嘎嘎上去,看到一个大钟,不用说,我们脑子里都会想起卡西莫多!那只是故事,而现在我在这里。我很欣慰地想到,谁说文学没有用呢,《巴黎圣母院》对于旅游业具有重大意义,如果雨果能把他的文学价值折现并且在生前拿到钱,那他一定富可敌国。

 

 


领唱者

巴黎圣母院里领唱的女子


圣龛

圣礼拜堂二楼的圣龛。


圣礼拜堂内部

看,蓝底金色百合徽章
 


猴子

从圣母院塔楼拍出去,一座皇宫之岛。这只猴子很有名,出现在许多纪念品上。塔楼犄角有许多狰狞小鬼,这个却独享了盛名。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